您所在的位置:  中國紡機網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正文

中棉行協赴武漢調研,當地紡企大佬齊“上訴”!棉花“拋儲”是焦點!

來源: 發布時間:2016年08月05日

導讀:2016年8月2日,針對當前棉紡企業運行現狀,特別是棉花拋儲等行業熱點問題,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調研組一行赴武漢對部分企業進行走訪。武漢市紡織行業協會積極配合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以下簡稱“中棉行協”)此次調研,邀請武漢裕大華紡織服裝集團、際華3509紡織有限公司、武漢眾志實業有限公司、武漢一棉集團、武漢銀鵬股份有限公司、武漢紡友技術有限公司等多家企業負責人進行座談交流,會議由武漢市紡織行業協會會長、武漢裕大華紡織服裝集團董事長兼黨委書記萬由順主持。



▲ 左起中國棉紡織行業協會副會長王克莉、武漢市紡織行業協會會長萬由順、原會長崔華英


近期棉花“拋儲熱”讓棉紡織企業的心情跌宕起伏,五味陳雜,中棉行協此次來漢調研給了企業“傾訴”的機會,座談會現場各企業紛紛發言,各抒己見,熱議“棉花拋儲”問題,氣氛十分熱烈。


首先,武漢市紡織行業協會秘書長于秀麗對武漢紡織業的概況和當前面臨的問題作了匯報。


武漢紡織業的概況:

  

武漢市紡織行業現有企業6363戶,從業人員近40萬人,中小企業占全行業的98%以上,2015年全行業規模以上企業實現工業總產值236.29億元,同比增長8.7%。2016年上半年全行業規模以上企業實現工業總產值152.2億,同比增長7.8%。近幾年來,武漢紡織行業以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改變增長方式,調整產業結構,促進產業升級作為工作的重點,已從過去的“低價高產”競爭轉向質量競爭、名牌競爭、核心技術競爭,從單純的加工生產轉為完善和延伸產業鏈發展,集約化程度明顯提高,產品競爭優勢逐步顯現。


當前武漢紡織行業面臨的主要問題:


一、棉花等原料價格波動較大引起壓力較大,企業效益受原料市場影響明顯甚至起主導作用。今年以來國內棉花拋儲價格居高不下,棉價與紗價的價格不匹配增加了棉紡企業的負擔,也使紡織行業國際競爭力下降,紡織產業鏈嚴重受損。


二、勞動力成本上升,用工難,難以緩解。由于紡織行業是勞動密集型行業,勞動強度大工資水平低,因此近年來招工、用工、留工的問題一直是紡企面臨的重點難題。


三、融資渠道不暢。多年來,資金短缺、融資渠道不暢的問題一直困擾著紡織行業,銀行對企業的貸款條件限制多,導致大部分企業融資困難,有的中小企業不僅面臨融資難更面臨融資貴的問題。




隨后,座談會進入討論交流階段,針對今年的棉花拋儲等熱點事件,各負責人結合企業自身情況,暢談了自己的認識和看法,并提出了一系列意見建議。(按發言順序排列)




武漢眾志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志祥:眾志實業主要是做針織面料及針織內衣系列產品,今年3-4月份行情還是很不錯,5-6月份相對差一些,7月份略有回升,不知接下來行情會怎樣,還需觀望。當前棉花價格漲幅大,不清楚是正常供需關系所致,還是有市場投機行為。我們不怕漲價,怕的是投機商攪動市場,導致棉價忽高忽低,劇烈波動。在這方面希望政府能夠加強監管、協調,規范行業,幫助企業。另外,目前銀行對民營企業貸款壓縮嚴重,尤其是對紡織企業比較謹慎,支持力度低,也希望能引起上層領導的重視,加大對民營企業的融資扶持力度。




武漢裕大華紡織服裝集團總經理衛江:裕大華紡織服裝集團是由武漢國有紡織企業整合而來,整合后的裕大華將充分挖掘百年企業的歷史文化沉淀,向產業鏈后端延伸,向價值鏈的高端轉型?,F在是重組后的第一個半年,目前純棉品種較少,受棉花拋儲的影響相對而言較小。但是今年的棉花拋儲價格特別不正常,波動較大,強烈呼吁主管部門加強干預,確保原料價格平穩。下一步,裕大華將成立服裝公司,拓展服裝制造及分銷領域,同時涉足印染行業,打通紡織全套產業鏈,走多元化發展之路,在一定程度上可減少產業受棉花價格的制約。




際華3509紡織有限公司董事長邱衛兵:目前棉花拋儲價格的上漲使得公司壓力比較大,利潤空間被大幅壓縮。棉花價格上漲本身并不是問題,問題是價格的大幅度波動,導致價格的上漲無法傳導到紗線和面料,下游消化漲幅的速度遠遠跟不上上游漲價的腳步,要接單必須要讓價,紡織企業無力消化高昂的原料成本,這樣企業利潤就降低,甚至沒有利潤。強烈呼吁拋儲量增大,同時棉花的調控要跟國際接軌,逐步實現市場化。




武漢銀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肖方:當前棉花減產厲害,棉農種植積極性不高。目前棉花“政策市”一定程度上對產業造成了傷害,產業需要政策指導,但政策要有預期性。明年3月拋儲會出現什么情況,要進行預判,9月拋儲是否是常態,已經知道的缺陷要在下一個年度有更好的安排,提前對行情進行預估評判。只有有了清晰的預期,企業的決策才能正常,行業才能有序發展。




原武漢一棉集團總經理曾中一:紡織企業能不能生存,不能只盯著棉花,盯著紗布。紡織企業要跳出棉花圈,棉花雖是主要原料,但不能稱之為生存根本。如果棉紡織廠還只寄希望于低價格的棉花,這樣的紡織廠終究要被淘汰。如果說棉產品是高檔產品,就不要過于計較價格;如果棉產品是普通產品,就不要與化纖產品比優勢。棉紡織企業的生存不僅要跳出棉花圈,也可嘗試跳出紡織圈,核心競爭力提升有難度,可以著力提高綜合競爭力。


任何一個行業都需要政府的干預,個人建議:1、鼓勵“兩頭在外”,即進口國外原料國內加工后銷往國外的,政府應大力支持;2、進口的棉紗、布,也應嚴格控制,加大走私打擊力度。3、加大棉花補貼,特別是優質棉花的補貼力度,提高棉農種植高質量棉花的積極性。




武漢紡友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馬葉壯:國儲棉去庫存、調市場的意愿沒有達到預期,拋儲政策和實施環節中市場化不夠徹底,貿易商的高參與度值得關注。棉花上漲,價格傳導不能在短周期進行消化,給紡企業生產發展帶來較大影響,表象因素在成本方面,但又不局限于價格成本。期望中棉行協代表棉紡企業發聲:一是,收、拋儲常態化,同時要加大對收、拋、用各流通環節的監管力度。二是,全面考慮資源物資供需與消化能力,收、拋從全局考慮,不能只一個環節政策,要有相輔的政策落地,打出組合拳。三是,建議平衡調節棉、紗、布全產業鏈加工品供需關系。


最后,中棉行協領導針對大家的發言進行了總結:棉花從5月份拋儲以來價格一直在上漲,這次棉花價格上漲不同于上次大幅度上漲,上次大幅度的上漲是市場的拉動,紗、布等下游的上漲帶動棉花價格上漲。這次棉花價格上漲,大家普遍反映的是兩大怪象:1、國儲那么多棉花,紡織企業沒有棉花用 ;2、下游產品價格不漲,一味地棉花價格上漲。價格傳導不暢導致企業利潤持續壓縮,企業生存成本增大,這些現象都是不符合市場發展規律的。


結合本次座談會討論重點,中棉行協領導還向參會人員分享了7月21日在北京召開的國儲棉投放座談企業反映的四大方面問題:首先是棉花拋儲量的問題,沒有按照公告執行,沒有達到棉花5萬噸/月的拋儲量,成交率居高不下;其次是棉花拋儲期限的延長;還有就是能否限制非棉企業進行拋儲,然后是出庫難、保證金不能及時釋放;另外就是一些高品質棉花需求得不到滿足,是不是能增加配額等這些問題。中棉行協針對這些問題專門寫了相關報告報到發改委,然后7月28號發改委就召開了棉花拋儲的會議,初步確定延長拋儲時間,但是目前還未發布正式文件。



▲ 與會人員合影


中棉行協領導最后表示,中棉行協針對廣大棉紡企業反映的問題,通過整理研究提出了很多建議,這些建議傳遞到政府部門也陸陸續續顯現出一些效果,中棉行協會一如既往地持續為廣大企業呼吁發聲,共同努力,推動棉紡織行業的健康有序發展。



1  
閱讀數量(1221)
分享到:
 更多關于 行業資訊
 推薦企業
 推薦企業
經緯紡機
小圖標 推薦企業
  • 1
  • 2
  • 3
  • 4
  • 5
關于中國紡機網 | 網絡推廣 | 欄目導航 | 客戶案例 | 影視服務 | 紡機E周刊 | 廣告之窗 | 網站地圖 | 友情鏈接 | 本站聲明 |
日韩亚洲国产激情一区二区